给我一个冠军 一个十年的队长
给我一个搭档 并肩向远方
给我一个拳皇 一个霸图的汉子
给我一个钱包 交到他手上

给我一副眼镜 一个斯文的流氓
给我一把猎寻 吹开百花香
给我一口大奶 在团队竞技场
给我一个眼神 热辣滚烫

霸图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强迫的心脏像队副一样
钢筋铁骨的拳头陪你去砸墙
你的胸肌和队长一样宽广

霸图的汉子你在我心上
我愿融化在你宽阔的胸膛
勇往直前的脚步跟你去拆房
所有的日子都会一如既往

【全员】全职好汉(双鬼/双花)

这本来只是受到唐三打名字和招式的启发想出来的一个蛇精病梗,微博上贴过,然后没吃药就写成文了
所有人都是绿林好汉,请千万不要代入原人物,可以看着LZ的头像自行想象_(:з」∠)_
如果能接受这种抠脚糙汉风的人设的话,再请继续往下拉……

目前为止已出场的名字有:
叶无敌,韩三拳,林三打(大概会想个办法解释一下他为什么不姓唐……吧?),张百花,李一刀,吴二刀,李打听,楼万贯,孙卖血,王六扫把

本章有最炫南疆风的百花汉子,高能出没请注意!【专注傻白甜HE三十年

———————————————————————————————

  近日霸图山下的镇子上来来往往,多了不少江湖汉子,不问便知,这些好汉都是听说霸图寨主广发绿林贴邀江湖好汉共商大事,特地闻讯赶来的。当然,那些在镇上盘桓的,都只是些听到了风声赶来看热闹的小角色,北六省道上几个真正有头有脸的人物,此刻早已被霸图寨的好汉们请上山,好酒好肉地招待起来了。
  
  “贤弟啊,你说这韩大当家请咱哥几个来,是要商量啥事啊?”此刻说话的汉子正是虚空寨的大当家李一刀,他捧起酒坛仰头灌了一口,抹了抹嘴,随手又把酒坛扔给了坐他对面的那个被他叫做贤弟的汉子。
  
  那汉子不客气地接过酒坛喝了一口,还未来得及答话,就被身边一个鬼头鬼脑的机灵小子插了嘴:“这还用问吗,肯定是为了叶无敌啊!大当家二当家我跟你们说啊……“他故作神秘地压低了声音道:“根据可靠消息,有人在南边发现疑似叶无敌的踪迹,似乎是要准备重出江湖的样子。我早就说嘛,那家伙肯定没死啊,祸害遗千年啊……”说话的这正是虚空寨三当家,江湖传说无所不知的百晓生李打听,而坐在一边沉默喝着酒的那位,则是二当家吴二刀。
  
  这虚空寨,本是陕甘群山中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寨子,后来出了李一刀吴二刀这对武艺高强的寨主,这才在北六省绿林中闯下了一点名头。大寨主李一刀和二寨主吴二刀,是有着过命交情的结义兄弟,二人各使一口三十斤重的鬼头大刀,与敌交手时一向都是双刀齐上,同进同退,配合天衣无缝,人称“虚空双鬼”。大寨主李一刀生的是方脸短须粗眉大眼,一副忠厚汉子的模样,自不必说。那二寨主吴二刀却是生得一副好相貌,面若芙蓉,眼若桃花,用李大当家的话来说,要是擦点脂粉,简直比人家的新娘子还美貌。不过这话也就只有李大当家敢说,要是旁人敢拿吴二当家的相貌来开这种玩笑,那可就得问过他手中的鬼头大刀了。别看吴二当家男生女相,耍起刀来那是出了名的凶狠凌厉,连李大当家的都要让他三分,能有这股狠劲的,在整个绿林道上,也就只有霸图寨主韩三拳和百花寨主孙卖血了。
  
  而李打听口中的叶无敌,那也是道上赫赫有名的一个人物。他年轻时曾经凭一杆长矛,连挑南七北六十三省十九大寨的好手,一战成名,从此自称“天下无敌”。后来他又创立了嘉世帮,成了南七省绿林的总瓢把子,这些年跟统领北六省的霸图寨之间的恩怨就没消停过,此节暂且按下不表。一年前,嘉世忽然宣称帮主暴病而亡,扶植了一个才十八岁的毛头小子当了新帮主,而叶无敌就此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道上的兄弟们倒是都不信这个号称“天下无敌”的家伙就这么轻易死了,毕竟俗话说得好,“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这叶无敌的人品,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江湖人称“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像是前百花寨主、霸图如今的四当家张百花更是咬牙切齿地直接称其为“叶不要脸”,这种祸害,自然不可能随随便便就那么死了,道上多少人还等着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呢。
  
  这不,虚空这几位刚说到叶无敌呢,霸图寨中就迎来了一位贵客,给众人带来了叶无敌最新消息。
  
  “楼老板?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能劳驾霸图寨三当家林三打亲自出寨门相迎,可见那人来头相当不低。
  
  被称为“楼老板”的是个年纪不大的青年,只见他头戴金冠,身着织金锦袍,腰间的玉带上镶着一十八颗大小相同的夜明珠,腰佩一把黄金阔剑,一看就是大富大贵的公子。
  
  “在下不请自来,还望前辈们勿怪。”青年倒是谦逊的很,一点没有因为身份差距而对这帮绿林上的汉子有丝毫无礼。这青年,正是京城首富,生意遍及十三省的著名巨贾楼万贯。
  
  “楼老板客气了,来来来里边请。”林三打招呼着贵客,同时吩咐手下的喽啰去安置那些随从们。他随意往楼万贯身后瞥了一眼,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忽然吓了一大跳:“老……老孙?!你你你你……你还活着?”
  
  那个被他叫做“老孙”的身背重剑的高大汉子朝他友好地笑笑:“此事说来话长。”如果有老资历的人在场,一定能认出,此人竟然是江湖上早就认为死了好几年的前百花寨大当家孙卖血。
  
  “哎,老孙你等着!”林三打连忙唤过一个小喽啰道:“快去请四当家过来,快点!就说有急事!”
  
  “他住哪?我直接过去看他吧。”孙卖血说的他,自然是与他同样出自百花寨、在他“死”后接任百花寨主的现霸图四当家张百花。
  
  百花寨原是南疆的一个小寨子,偏安一隅不问世事。直到八年前,两位年轻气盛的当家横空出世,杀入中原,从此打响了百花寨的名头。当年他们连挑十多个有头有脸的大寨,偌大一个中原绿林竟无人能挡,直到当时正如日中天的第一高手叶无敌亲自出手,数百招后艰难取胜,这才刹住了他二人的威风。
  
  百花寨的这两位,大当家姓孙,善使一口九九八十一斤的玄铁重剑,武功路数狂野蛮横,打杀起来丝毫不顾性命,自身越是伤重,武力越是强悍,江湖人称孙卖血。二当家姓张,使得一手好暗器,那天女散花的手法,一出手就是铺天盖地,躲无可躲,防不胜防,江湖人称张百花。他二人从来都是联手对敌,一个重剑冲杀,一个暗器掩护,心意相通,几如一人,人送外号“繁花血景”。
  
  后有人传言,百花寨这两位当家能将武功练到如此境界,是行了双修之法,虽是两男子,却早已有了夫妻之实。来自南疆的汉子从不扭捏造作,听了这传言,二人也不反驳,竟是认下了,一时轰动中原绿林,传为一段佳话,还引得不少中原少年纷纷效仿,这是后话。
  
  然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四年前与人的一次打斗中,孙大当家一时失手,被打落悬崖。张二当家山上山下寻了整整七七四十九天,一无所获,只道心上人尸骨无存,伤心欲绝,几欲寻死。后念及百花寨上下老小,张二当家到底还是断了轻生的念头,独自扛起了寨中大梁,成了张大当家。没了情郎的张大当家性情大变,痴心武学,创出了一人双修之法,原本精于暗器的他竟也练起了重剑,甚至练成了一个人的“繁花血景”,令人唏嘘不已。然而命运弄人,张大当家虽然在武艺上大有精进,却还是两次在争夺十三省绿林总瓢把子的最后关头惜败在了微草堂掌柜王六扫把的扫把下。连遭打击的张大当家万念俱灰,自此金盆洗后,退出江湖。
  
  数月前,霸图寨派人寻到了隐居山林的张百花,邀他出山,金盆洗手却心有不甘的他终于还是耐不住寂寞,答应了霸图重出江湖。而与此同时,金陵呼啸庄发生内乱,前大当家林三打遭人暗害,为霸图寨所救后留在了霸图寨,与张百花一起成为了霸图寨的两位新当家。
  
  今日,这不知怎么死而复生又成了楼万贯随从的孙卖血,来到霸图寨的第一件事,自然就是与分别多年的心上人相会。有道是“一日不见兮如隔三秋”,他都这么多年没见了,哪还等得及林三当家传话,赶紧心急火燎地问明了张四当家的住处,飞似的去了。
  
  到了张四当家的院子门口,孙卖血又犹豫了,这紧闭的院门,要是换了以前的他,肯定直接翻墙冲进去了,可这毕竟是霸图寨的地儿,心上人如今又是霸图的四当家,这点面子总不能不给的。
  
  还是喊阿花来开门吧……孙卖血这么想着,退后一步,气沉丹田,扯着嗓子唱了起来:“阿花哎~阿哥来到你门前~咯是喽~阿伊呦~哎呀嘛咦嗨呦~隔路远有情尼~阿哥来到你门前~隔路远有情尼~不怕路远来到你面前~~~”
  
  只听得院子里砰的一声响动,似是里面的门被整个撞开了,接下来又没了动静。
  
  孙卖血又深吸一口气,接着唱道:“阿花呀~你可晓得我想你~咯是喽~阿伊呦~哎呀嘛咦嗨呦~隔路远有情尼~阿哥来到你门前~隔路远有情尼~来找我的小心肝~”
  
  嗯?阿花他明明听到了,怎么还不来开门?孙卖血心里觉得奇怪,难道多年不见,阿花连他的声音也认不出来了?
  
  “阿花呀~阿哥来到你门前~求亲求到你面前~有心相交就开腔~给是答应一小声~阿依哟~阿依哟~~~~~”
  
  院内又是传来几声重重开门关门声,好像是主人进屋去拿了什么东西出来,然后又没了声响。
  
  “阿花哎~你咋个是不理不睬么不招呼~不理不睬不招呼~~阿花哎~你给晓得阿哥把你来挂牵~阿哥来到你门前~阿哥把你来挂牵,阿哥来到你门前~~阿依~哟!”
  
  孙卖血的最后一个音还没来得及拖完,只觉头顶一暗,一大蓬暗器纷纷扬扬兜头罩来。他没想到在这里会遭到突然袭击,毫无准备,狼狈地躲过,刚刚抽出身后的重剑,第二蓬暗器已经打到眼前。这百花式的暗器手法,他闭上眼睛都能知道是谁发出来的。“阿花,你干啥!”孙卖血一边挥舞着重剑挡开面前的暗器一边大声发问。
  
  话音刚落,又是一把重剑当头劈到。哎?阿花居然耍起重剑了?孙卖血还在吃惊中,刚把张百花手中的剑隔开,又是一堆暗器飞了过来。不得了啊,这些年不见,阿花一个人也能打出“繁花血景”了?
  
  孙卖血忽然“哎哟”一声,丢下重剑捂住了自己肩膀。
  
  “阿哥!”张百花见状,连忙放下武器奔上前来去掰他捂着肩膀的手:“伤到哪里了?”
  
  孙卖血嘿嘿一笑,顺势把人一把拉住带到怀里:“我的好阿花,怎么一见面就打打杀杀的,谋杀亲夫呐?”
  
  “呸!亲什么夫!”张百花见自己是上了当,挣脱开来,用力在他肩上打了一拳,恨恨道:“老子早改嫁了!”
  
  “嗯?”孙卖血危险地眯起眼:“嫁给哪个了?看你阿哥我去劈了他,让你再守一回寡!嗯?不会是韩三拳吧?”
  
  “哎哎哎哎别!”一听说心上人要去跟韩三拳单挑,张百花有再大的脾气也吓清醒了,“阿哥你别乱来,我开玩笑的!”
  
  孙卖血就那么乐呵呵地盯着久别重逢的心上人看,只觉得怎么看都看不够。
  
  “看什么看……”张百花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别扭地转过头去。
  
  孙卖血笑笑:“阿花,你还是老样子。”
  
  平平常常的一句话,让张百花一瞬间红了眼眶。
  
  “哎你别哭啊!”孙卖血赶紧上前一步手忙脚乱想去擦他的眼角。
  
  张百花嫌弃地一把打开蹭到自己脸上的手,吸了吸鼻子,还真把眼泪给憋回去了:“谁哭了,风太大迷了眼睛罢了。”
  
  孙卖血也不拆穿,拉起心上人的手,在胳膊上捏了几下,笑呵呵地说道:“不错,比以前壮实了,难怪耍的动重剑。这些年阿花你也没亏待自己嘛,以前全身都没几两肉。”说到这里他停了停,又有些欣慰道:“看来就算我真的死了,你也能过的挺好的,这我可就放心了。”
  
  听到这句话,张百花忽然伸手紧紧抱住了他,两只胳膊死死勒在他的背上。
  
  “阿花?阿花?”孙卖血被勒的肋骨都疼了,抱着他的人还是没有松手的迹象,闷声不响,反而还越来越用力,像是要把他整个人揉到自己的身体里。
  
  “阿花,你又谋杀亲夫啊……”孙卖血艰难地吐着字,忽然明白了对方为何会有这样激烈的反应,他安抚地轻拍着怀中人的背:“阿花,是我,我没死。我回来了,不是做梦,你别怕。”
  
  “你这死鬼!”“哎!”“混蛋!”“哎!”“挨千刀的!”“哎!”
  
  张百花把他能想到词通通骂了一遍,听得孙卖血一一应了,这才放开了他,恢复了平日里的笑容:“阿哥,你看我重剑耍的怎么样?咱打一场?”
  
  “打不过你喽!”孙卖血无奈地摇了摇头,又抬了抬自己的左臂:“那次掉下山摔断啦,不太好使了。”
  
  “啊?”张百花的神情又紧张起来,连忙拉过他的左臂左看右看:“那阿哥你刚才还跟我打?有没有伤到?”
  
  “没事,稍微动动不要紧。”说着,他不怀好意地伸手在张百花的屁股上捏了一下:“抱抱你还是没问题的。”
  
  “呸!”张百花骂了一句,却没有挣扎,“怎么死了一次变得这么不要脸了,你都跟谁学的!不会是叶不要脸吧?”
  
  说到叶不要脸,孙卖血倒是立刻正经了起来:“说起来,我们这次来,就是给你们带叶无敌的消息来的。”
  
  “什么叶无敌,叶不要脸!”
  
  “好好好,叶不要脸。” 

*孙卖血唱的山歌改自云南民歌《弦子弹到你门前》

大概还会有TBC……吧

评论 ( 5 )
热度 ( 42 )
  1. 偕子守辰。霸图的汉子 转载了此文字

© 霸图的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