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个冠军 一个十年的队长
给我一个搭档 并肩向远方
给我一个拳皇 一个霸图的汉子
给我一个钱包 交到他手上

给我一副眼镜 一个斯文的流氓
给我一把猎寻 吹开百花香
给我一口大奶 在团队竞技场
给我一个眼神 热辣滚烫

霸图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强迫的心脏像队副一样
钢筋铁骨的拳头陪你去砸墙
你的胸肌和队长一样宽广

霸图的汉子你在我心上
我愿融化在你宽阔的胸膛
勇往直前的脚步跟你去拆房
所有的日子都会一如既往

【方王】好久不见 02

原著向,大量私设,逗比而自恋的方神以及在前辈面前放下了包袱的略活泼的小魔术师【可能有点OOC啊?】

上一章 :http://pzbwq.lofter.com/post/275d96_bacfb4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请吧,我的小魔术师。”方士谦拦下一辆出租车,拉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配上那一身西装领带,真是特别有绅士风度。
  
  “你这趟回来都什么毛病……”王杰希有些无语地看着还在那里摆pose的方士谦。
  
  “少罗嗦,快上去。”方士谦立刻抛弃了他只维持了十秒钟的绅士形象,伸手把王杰希推进了车里,然后自己也挤了进去。“找个地方吃点夜宵?”
  
  “不了,去你那随便坐坐就好。”王杰希摘下墨镜,仰头往椅背上靠了靠,就听见方士谦对司机报出了一串酒店地址……这地址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嘿嘿,我房间就在你们楼下。”方士谦得意地笑笑:“怎么样,惊喜吧?”
  
  “……”王杰希已经不想答话了,心想你特地把我从队里叫出来再打个车回去究竟有何意义啊?
  
  二人回到酒店的时候,队员们乘坐的大巴还没有到,因此方士谦一点也不担心成为某些消息灵通来此蹲点的记者们的关注目标,直接戴上墨镜拉着王杰希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走了进去。“你就直接去我那儿,先别回去了呗?”进了电梯,方士谦嘴上询问着对方的意见,手上却已经自作主张地按下了自己所住的楼层。
  
  “你怎么打听到的?”王杰希可不相信这是巧合。为了防止粉丝太过热情干扰到选手们的正常备战,客场战队的住址一般都属于战队机密。虽说以方士谦在微草的身份地位,只要开口问一句,战队也不会对他保密,但作为队长的王杰希对此居然一点风声也没收到,显然不是战队这边透露的信息。若非今天新闻发布会上方士谦主动现身,王杰希以为他还在地球对面的某个地方吃着炸薯条呢。
  
  “你猜?”方士谦嘿嘿一笑,并不回答,领着王杰希来到自己房间,刷卡开了门。
  
  “猜不到。”魔术师先生的反应相当朴实,这让故意卖关子想逗逗他的治疗之神很有挫败感。
  
  “坐啊,别客气。”方士谦指了指沙发,随手拿了两个杯子,拆了两包宾馆自带的红茶,用开水泡上递到了王杰希面前:“茶不怎么样,意思一下。”
  
  看着那人端着茶杯西装笔挺端端正正地坐在对面,把气氛搞得跟商务会谈似的,王杰希只觉得有些好笑:“这么严肃?”
  
  “久别重逢,不正式一点,怎么体现出我这些年在远方对你的深深思念呢,我的小魔术师?”方士谦说着翘起了二郎腿,端起茶杯装模作样地抿了一口。
  
  ……如果手里是装着法国红酒的高脚杯那就更应景了。思维一向天马行空诡异莫测的魔术师这样想着,也举起手中茶杯有模有样地示意了一下:“那就请允许我代表微草全体欢迎您的归来,治疗之神阁下。”
  
  “天使的威光永远守护着你,我的睿智而勇敢的小魔术师。”原本充斥着现代商务精英气息的画风被他们这么一折腾,又跑回中世纪欧洲去了。
  
  “行了行了别闹了,好好说话。”王杰希见眼前这人还玩上瘾了,赶紧打断了他声情并茂的台词,“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六月初吧,你们季后赛开打之前就回来了。”方士谦总算收起了调笑的神情,从手边的公文包里翻出一堆证件往桌上一丢:“给,看看,还行吧?”
  
  王杰希接过,一张一张的翻看起来,纸上都是英文,好在那些单词他大多都认得:“毕业证?你学位已经拿到手了?”
  
  “是啊,刚拿到的。”方士谦笑眯眯地盯着王杰希那专注的神情看,只觉得眼前坐的仿佛还是多年前那个做什么事都认真专注的小队长,忍不住出声调侃道:“不错啊,都看得懂?这些年你的英语居然没有还给体育老师?”
  
  王杰希没有理会他的胡言乱语,继续翻着手中那一沓证书。他当然不会告诉方士谦,自从他出国后,浏览某个城市的英文新闻早就成了自己空闲时的习惯,虽然大多数时候还是得借助词典和翻译器。“这是裁判证?”王杰希又指着一张问道。
  
  “对,之前不是和你说过,那阵子闲着无聊在英格兰次级联赛当裁判玩。”
  
  “这是……”王杰希盯着最后一张证书看了一会儿,那双一大一小的眼睛忽然间因为惊讶而变得差异更加明显:“国际电竞协会?!”
  
  “嘘,小声点。”方士谦呵呵一笑,从他手里收回了那一堆证书:“其实就是个名头,没什么实权,不过拿回国来唬人还是有点用处的。”
  
  “所以你能绕过战队打听到我们住哪儿,还能随随便便混进新闻发布会?”王杰希挑了挑眉,这样一来之前的一切都有了解释,难怪他这个队长都不知道,原来人家直接绕过战队找的联盟高层。
  
  方士谦不置可否,晃着二郎腿笑而不语。
  
  眼看他三十岁的人了依然这副为老不尊的样子,王杰希只觉得既好笑又亲切,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换了个话题:“回来这么多天,怎么都没个声响的?”
  
  “这不是不想影响你们训练备战嘛,我的小队长。”方士谦笑了笑,“反正能远远地看着你们也挺好的。”
  
  远远地看着……王杰希对于这句话包含的信息量有些消化不过来:“……所以你跟了我们多久?”
  
  “喂喂别说得好像我是个跟踪狂一样行吗……”方士谦翻了个白眼,对王杰希的用词表示了相当的不满,他掏出那张国际电竞协会的会员证晃了晃义正言辞地说道:“季后赛,四场都看了。VIP包厢,国际专家,贵宾专座,免费。”
  
  “所以你每次都跟我们住一个酒店也是国际专家的待遇?”王杰希的关注点并没有被带歪,一针见血指出了问题的重点。
  
  “这哪能啊,也只有客场才有这样的条件吧?”方士谦试图辩解一下,让自己听上去不那么像一个跟踪狂,“主场的那两次我就住俱乐部边上那家小宾馆了。”
  
  所以这有什么差别吗?王杰希暗暗腹诽着,心情却微微有些复杂。一想到这半个月来,这人就一直在身边那么近的距离,看着自己获胜,看着自己败北……
  
  “本想在你们夺冠那天出现给你个惊喜的,谁知道你们这么不给力,这就被人干掉了,所以我只好提前出场喽。”对于微草的失利,方士谦说的轻描淡写,好像只是在说今天早饭没吃饱。
  
  而刚刚在媒体面前淡定从容的王杰希此刻却沉默了,他低下头去半晌,终于轻声道:“让你失望了。”
  
  “心里难过?”方士谦看不见他的表情,直接走到他身边一屁股坐到了沙发里,搂过他的肩说:“要不我宽阔的肩膀勉为其难借你哭一下?”
  
  “去去,哄小孩子呢?”王杰希一把拨开了肩上那只手,一瞬间的低落情绪已经消失无踪,反而看着方士谦笑了:“至于吗?我又不是英杰。”
  
  “在我心目中,你可永远还是当年那个十八岁的小魔术师呀!”为了证实自己的话,方士谦还伸出手想要摸摸他的小魔术师的头,就像多年前经常做的那样,然而不出所料被已经长大的魔术师一巴掌拍开了。“啧啧,长大了就这么不可爱了。”他不甘心地感叹了一句,接着又不知发现了什么奇怪的关注点:“说起来,好像从来没见你哭过啊?你的那个小小魔术师还真的一点也不像你。我记得第三赛季咱们被嘉世虐成狗你都没哭吧?”
  
  “士谦,请注意你的措辞。”王杰希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家伙到底是在夸人还是在骂人呢?
  
  “第六赛季惨遭黄少天那小子翻盘你好像也没哭诶?”治疗之神继续毫不留情地戳着他的小魔术师的伤疤。
  
   “咳,你就不能说点好的吗……”王杰希虽然明白方士谦这是在故意说点轻松的想来安慰一下自己,但怎么就越说越不像话了呢?
  
  “本来以为我退役那会儿能见你哭一回的……”方士谦说着说着,话题开始朝莫名其妙的方向飘了过去:“你不知道,在机场那会儿,我是多么期待你红着眼睛对我说‘士谦别走’啊,结果你那么挥挥手就算送我了,你知道我有多失落吗?”
  
  “……”治疗之神你还能不能好了?为什么要放弃给自己治疗啊?!王杰希简直能想到他现在脑子里正在脑补什么乱七八糟的画面。“当时我要那么说,你就不走了?”
  
  “那到不至于。”方士谦似乎还很一本正经地思考了一下,“但我会飞奔过去给你个深情的拥抱什么的。”
  
  “我说士谦,”王杰希一手扶额露出了万分无奈的表情:“你到底看了多少奇怪的小说啊?”
  
  “哈哈,只是开个玩笑,别介意。”方士谦伸手拍了拍他,然后弯下腰取过了自己的公文包,换了一种语气:“杰希啊……”
  
  “嗯?”王杰希下意识地坐正了身子,方士谦不叫他小魔术师而叫他名字的时候,一般都是有正事要说了。
  
  方士谦收起了先前那副嬉皮笑脸为老不尊的模样,掏出一个王不留行的周边U盘递到王杰希手中,认真说道:“你们这赛季的所有比赛,除了今天这场,我这个旁观者的一些点评和看法,都在里面了,你拿去看看,角度不一样也许会有新的启发。”谈起荣耀的时候,方士谦看上去还是比较像一个沉稳可靠的前辈的,如果他不补上后面这句话的话:“拷完千万记得把U盘还我啊, 这可是七赛季典藏纪念版!”
  
  “那我就不客气了。”选择性无视最后那句话的王杰希郑重地接过了U盘,他知道这种时候根本不需要说什么感谢的话,坐在眼前的这位,自己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搭档,对微草的爱从来不比他少。守护微草两夺冠军的治疗之神即使离开了战队,也依然在用自己的方式继续守护着微草。
  
  “说实话,对轮回这两场,你们发挥的并不糟糕。”方士谦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就微草最近的两场比赛点评起来:“轮回很强。以他们现在这样的阵容、配置,即使是换了第七赛季的我们,胜负也不好说。”
  
  王杰希感慨地点了点头:“是啊,荣耀在发展,所有选手都在不断进步。”
  
  “柏清那小子这几年进步也不小。”方士谦正经的表情并没有保持多久,很快还是忍不住夸起了自己:“那犀利的意识,风骚的走位,精准把握时机的能力,越来越有我当年风范了!”
  
  “意识还是不如你。”王杰希无视了方士谦的自吹自擂,中肯地评价了一句。
  
  “不,这不是他的问题,队内所有孩子都存在这个问题。”方士谦的表情忽然又严肃了起来:“他们都太依赖你了,你应该让他们开始学会自己思考和把握战局,而不是手把手地教他们怎么做。今天比赛的最后阶段你也看到了,他们完全有这个能力和实力,你不该总把他们当成温室里的花朵。”
  
  王杰希叹了口气,点头道:“叶修也这么跟我说过,其实这赛季后半段我已经在尝试着改变方式了。”
  
  “你认识到这一点就好。”方士谦又接着说:“英杰是个好孩子,但你实在太护着他了。”
  
  “他年纪小,性格又不太自信,我只是不想让他承受太大压力,等他大些我自然会……”
  
  “十八岁了还小?”方士谦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的话,“你,王杰希,十八岁的时候已经是挑起微草大梁的队长了!”
  
  “好吧,你说得对。”王杰希有些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以方士谦那不太严肃的性格很少会这样针锋相对地与他争论什么,但他不得不承认,每次出现这样的情况,这位亦师亦友的前辈都是有他的道理的。“下赛季,我会给他们更多锻炼的机会的。”
  
  “用得着下赛季吗?”方士谦忽然笑了起来,“明天就开始吧,让孩子们都跟我去网游里扫图,揍轮回的人出出气。”
  
  王杰希有了种不好的预感,立刻板起脸说道,“英杰是个乖孩子,你别带坏他。”
  
  “怎么能叫带坏呢?我这是培养孩子们PK的血性和激情呀!”方士谦有理有据地反驳起来:“你看柏清,作为一个治疗,即使单挑DPS职业也能够临危不乱勇敢迎战,这难道不是我的教育方法好吗?”
  
  “好好好,随你……”王杰希见他越说越像回事,摇头道:“不过也不能总欺负普通玩家啊。”
  
  “那当然,扫图只是顺便,主要任务还是抢BOSS嘛!听说叶修最近在网游里很嚣张啊?告诉他,治疗之神回来了!”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78 )

© 霸图的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