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个冠军 一个十年的队长
给我一个搭档 并肩向远方
给我一个拳皇 一个霸图的汉子
给我一个钱包 交到他手上

给我一副眼镜 一个斯文的流氓
给我一把猎寻 吹开百花香
给我一口大奶 在团队竞技场
给我一个眼神 热辣滚烫

霸图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强迫的心脏像队副一样
钢筋铁骨的拳头陪你去砸墙
你的胸肌和队长一样宽广

霸图的汉子你在我心上
我愿融化在你宽阔的胸膛
勇往直前的脚步跟你去拆房
所有的日子都会一如既往

【方王】好久不见 03

原著向,大量私设。

(逗比画风,慎入!慎入!慎入!)

无可救药地控着小魔术师的痴汉方神……以及被刷新了三观既瞎眼又羞涩的小魔术师!【还是没写到表白啊好忧桑_(:з」∠)_

上一章 :http://pzbwq.lofter.com/post/275d96_bd9007

——————————————————

  “那当然,扫图只是顺便,主要任务还是抢BOSS嘛!听说叶修最近在网游里很嚣张啊?告诉他,治疗之神回来了!”
  
  “你要开治疗号去?这么难得?”王杰希微微有些诧异,他印象中的方士谦可是很少开治疗号去网游里玩的,别人或许不了解,但微草的人都知道,他们的治疗之神其实有着一颗DPS的心,在网游里是个极其凶残暴力的好战分子。
  
  “不要在意这种细节。”方士谦发现自己刚才口号喊得有些不符实际,尴尬地咳了一声,“谁说治疗之神一定得开治疗号的?”

  “我就说呢。”王杰希笑了笑,他太了解眼前这个人了,网游这种大混战,收人头的好时机,他怎么可能躲在后面当治疗?
  
  以前只有碰到涉及技能点奖励的活动,方士谦才会开着防风和冬虫夏草去网游里逛一圈。其他大多数时候,治疗之神在网游里都是以狂剑士、战斗法师这类暴力近战的姿态出现的,而且他还常常利用权力之便让公会拨几个专属治疗给他。中草堂的牧师和守护使者,那绝对都是治疗之神的狂热粉丝,一听说偶像需要专属治疗,个个都是打破头抢着要上,所以在数年前的神之领域野外BOSS战场上,常常能看到一个中草堂狂剑士身后追着几十个治疗这种壮观场面。
  
  “那些小号你都还玩着呢?”王杰希知道方士谦的小号都是自己练的,没有交给俱乐部工会保管,那几个小号他这些年都没怎么见过,也不知是时差的关系还是换号了。
  
  “升了75级就没怎么管了。”方士谦笑着从包里掏出一张账号卡往桌上一丢,“最近在玩这个小魔道学者,怎么样,要不要来指点我一下?”
  
  “第九版?”王杰希认出那张卡正是第七赛季第九区开服发行的账号卡。
  
  那个赛季,微草的治疗之神最后一次站在魔术师的身旁,捧起了属于他们的第二座冠军奖杯。同年夏天,百花队长、第三次收获亚军的张佳乐突然宣布退役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而与此同时,已过当打之年的治疗之神,在获得第二个冠军后功成身退是那么的自然而圆满。
  
  然而,即便是这样圆满的功成身退,也还是有人为之惆怅的。第七赛季的方士谦,手速和操作虽然已经过了巅峰,却完全没有到下降到非要退役的地步。更何况,对于治疗职业来说,意识和经验一定程度上可以弥补操作的不足。以治疗之神当时的水平和状态,在职业圈中再坚持两三年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士谦,其实我一直在想……”王杰希从桌上拿起那张账号卡,看着那个第九版的LOGO有些出神。“假如那年决赛没有被蓝雨翻盘,你是不是在第六赛季结束后就打算走了?”他顿了一下,没等方士谦回答,又自顾自地说道:“第七赛季,假如我们没能夺冠,你是不是会留下,帮微草再拿个冠军再离开?”他的指尖轻轻抚过账号卡背面那张扬肆意的四个字——小魔术师,是这个魔道学者的角色名么?这么简单粗暴,这还真是他的风格啊……
  
  “你呀,已经发生的事情,哪来这么多假设?”方士谦笑着拍了拍他,伸出手一把夺回了那张账号卡,站起身来走到电脑旁:“快来见识一下治疗之神玩魔道学者的神级操作!”
  
  王杰希也是跟着站了起来,笑着摇了摇头,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既然当时就理解并尊重了他的选择,既然已经独自扛了微草这么多年,又怎么会忽然问起这么幼稚的问题来?
  
  一定是输了比赛影响到了情绪,看来还是不够理智冷静啊,自控能力依然有待加强。王杰希一边反省自己,一边站到了方士谦的身后,刚看了一眼屏幕就呆住了:“士谦……你这是……”
  
  登陆界面上,一个魔道学者穿着魔法斗篷,戴着黑色的法师帽,骑在扫把上一摇一摆重复着待机动作。他那双眼睛一大一小特色鲜明,赫然就是王杰希的脸。
  
  “建号的时候拿你的照片扫了一下,哈哈,不介意吧?”
  
  你这号都TM玩了这么久了,现在才来问我介不介意?眼见罪魁祸首笑的跟个没事人似的,王杰希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嘴上却还是很大度地说了一句:“随你。”
  
  方士谦进入了游戏,操作着他的小魔道学者在主城里东转转,西转转,最后来到了竞技场。“怎么样,看我来打一场?”
  
  “好。”王杰希对这种虐菜本身并没有什么兴趣,职业选手就算用自己不擅长的职业,对上普通玩家也是绝对压制的,即便眼前这人现在只能算是“前”职业选手。他只是单纯很想看看,魔道学者在昔日的治疗之神手里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咦,你键位跟我一样?”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十个玩魔道学者的微草粉里,九个都会用你的键位吧?”正好此时有人进入了房间,方士谦一边回答着,一边点下了准备按钮。
  
  “……这不一样吧?”王杰希哭笑不得,普通玩家那是纯模仿偶像,真正职业选手的键位都是根据自己习惯调整的,哪有这样直接就把人家的键位拿来用的?
  
  “怎么不一样,我可是你的脑残粉啊!”方士谦此时已进入了对战地图,对面的玩家很快出现在了视野里,职业是剑客。
  
  “哟?哥们,是王杰希大神的脑残粉吧?”那剑客看到这个魔道学者的名字和脸型,很有闲心地吐槽了一句,仿佛是为了印证方士谦刚才那句话。
  
  “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就是王杰希本人。”方士谦一本正经地在公频上打出了这么一行字,站在他身后的王杰希连忙干咳一声表示了抗议。
  
  “哈哈!你是王杰希,那我还是黄少天呢!看剑看剑看剑!”那玩家手速也不算慢,用一串文字泡神似地COS出了某位著名剑客选手的精髓,同时一个拔刀斩冲了上来……
  
  “唉,你要说是刘小别,我还考虑放你一马,非说自己是黄少天,这不找打嘛……”方士谦有些怜悯地叹了这么一句,他的魔道学者忽然间拔地飞起,划出一道诡异的路线飞向了那个剑客,对方还没有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就已经被扫飞到了空中,紧接着又被一扫把拍翻在地。在一片绚丽的特效中,不到半分钟,那个剑客就已经血条清零倒在了还咕嘟咕嘟冒着泡的岩浆中间。
  
  荣耀!屏幕上已经闪过了胜利画面,自称是黄少天的那个剑客玩家还茫然地躺在地上,连自己怎么输的都没弄明白。方士谦操作着他的魔道学者一挥扫把摆了个庆祝胜利的姿势,顺手又发了一句:“都说了我是王杰希,这下该信了吧。”
  
  “这是……我以前的打法?”尽管整个PK过程只有短短二十多秒,王杰希还是从中看到了一些似曾相识的影子——那是他当年被称为魔术师的打法。
  
  “还行吧?”方士谦转过头朝真正的魔术师得意地笑了一下,“有没有觉得真像那么回事?”
  
  “哪里像了?我可早就不那么打了。”王杰希笑着摇了摇头,能认出魔术师打法的玩家,那必须得是骨灰级的铁粉了。
  
  “骗谁呢,你今年全明星的那段视频不是被转了几万条吗……”方士谦立刻有理有据地反驳起来,在这种时候充分显示出了自己作为一个脑残粉的素质,当然那段视频其实就是他剪辑了贴到网上的这种小细节就不必说出来了。
  
  “咳……”王杰希虽然当了多年大神,早已习惯了粉丝们的追捧,但听到这事被方士谦提出来,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毕竟粉丝们只看得到魔术师打法表面的炫酷,而这位见证了他转变打法全过程的好前辈加搭档,却是和他一样清楚,这种打法不能给微草带来最终的胜利。看到这人如今居然刻意去模仿这个已经被他放弃了的打法,王杰希本想感慨一番的,但他很快意识到了今天的感慨似乎有点多,及时地止住了思绪。
  
  此时他终于发现,自己好像又被这个为老不尊的前辈带到沟里去了啊?所以你这说了半天其实是要论证普通玩家会因为你这种模仿魔术师的打法而把你当成王杰希吗?可是你拿我的名头去欺负普通玩家究竟意义何在啊?难道是想在明天的报纸上看到《微草落败后王杰希进网游虐菜泄愤》这种新闻?
  
  他知道在这种无聊问题上和方士谦纠缠下去一定不会有什么结果,当即很明智地换了个话题:“行了,时候不早了,笔记本借我复个盘吧。”
  
  “包里,自己拿。”方士谦指了指床头的旅行包,然后又回过头去专注地看起了屏幕:“你先下着,我逛一趟交易街就来陪你一起。”
  
  交易街?这对职业选手来说是很遥远的事情了。职业比赛用的装备都是由俱乐部研发自不必说,选手们用小号进网游活动时,工会也会为他们准备好比市面上装备高档许多的橙装和紫装,哪里用得着他们自己去交易街挑选?
  
  “缺什么装备?我跟工会说一声。”王杰希虽然是个严格自律的队长,但也没有古板到连这点小小的假公济私都不肯的程度。中草堂别的不说,魔道学者的装备储量和质量那绝对是整个神之领域的翘楚,拿几件出来不过是九牛一毛。再说了,需求装备的这位可是当年守护微草两夺冠军的大功臣治疗之神!人家退役之后玩网游跟工会要几件装备,这能算个事吗?就算王杰希不开口,公会里的人要知道是方士谦大神需求装备,那也必然是一个个排着队双手送上啊。
  
  “没事,你别忙,我就是逛逛看有没有好看的外观……”方士谦说着,好像已经看中了一顶法师帽,干脆利落地从摆摊玩家手里买了下来。
  
  逛街,买外观……王杰希只觉得信息量有点大。这一般不都是女玩家喜欢干的事情么?方士谦在国外呆了几年什么时候培养出这种爱好了?他远远地看着那个换上了新帽子的魔道学者在屏幕上蹦来蹦去摆着各种造型,忽然间反应过来,那帽子下面好像是他的脸啊!这一刻,一向成熟冷静处变不惊的微草队长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非常不好……
  
  “看,我的小魔术师真是太可爱了!”方士谦似乎对刚才新买的帽子非常满意,也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真想招呼王杰希过来看。
  
  王杰希的内心此时真是有如十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他本想抗议一句“能不能别顶着我的脸干这种事?”但转念一想,这家伙用他的照片建号恐怕就是为了满足这种恶趣味吧?到底为什么会认识这个人啊!王杰希这样悲愤地想着,赶紧打开笔记本想要找点事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没想到笔记本也跟他作对,竟然蹦出了开机密码框。原本已经不想说话的他不得不努力调整了下心情,用尽量平静的口吻对方士谦说道:“要密码,你来输一下吧?”
  
  方士谦好像又买下了什么漂亮的外观,此刻正在试穿。他听见王杰希喊他,头也没回地随口回了一句:“你生日,八位。”
  
  房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传出一阵键盘声,之后又陷入了静默。
  
  “进去了吧?”方士谦听到身后忽然没了动静,回过头这么问了一句,就看到他的小魔术师坐在沙发里低头看着笔记本的屏幕一动不动,脸上似乎有着可疑的红晕。
  
  “啊,这种小事不要在意。”方士谦哈哈一笑:“都说了我是你的脑残粉嘛!”
  
  王杰希看着电脑桌面上那张自己亲吻奖杯的高清照片,仿佛看到刚才跑过去的那十万匹草泥马又跑了回来。

 

TBC

评论 ( 23 )
热度 ( 146 )

© 霸图的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