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个冠军 一个十年的队长
给我一个搭档 并肩向远方
给我一个拳皇 一个霸图的汉子
给我一个钱包 交到他手上

给我一副眼镜 一个斯文的流氓
给我一把猎寻 吹开百花香
给我一口大奶 在团队竞技场
给我一个眼神 热辣滚烫

霸图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强迫的心脏像队副一样
钢筋铁骨的拳头陪你去砸墙
你的胸肌和队长一样宽广

霸图的汉子你在我心上
我愿融化在你宽阔的胸膛
勇往直前的脚步跟你去拆房
所有的日子都会一如既往

【方王】好久不见 06-end(完结)

一口气全部更完啦,我也不知道章节数应该标几不过这不重要~

有生以来第一篇完结文啊!终于不是坑了【泪流满面

虽然方神依然有些逗比,不过表白的时候还算深情+狗血……吧?

不会写H所以他们纯洁地抱在一起聊天睡了一晚上【人干事?

(觉得这么纯洁不科学的请自行把聊天替换成H)

可能比较啰嗦但窝就是喜欢这种傻白甜的日常啊 TVT

最后小小地又刷了一发喻黄喻,还有乔高乔~

祝食用愉快!

 

上一章:http://pzbwq.lofter.com/post/275d96_d37b35

 

————————————————

  眼看那只手里握着的牙签又要去戳下一块,王杰希松开键盘一把抓住那只手,褪去了脸上红晕,一脸正色道:“士谦,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
  
  “所以呢?”方士谦故作不解地眨了眨眼:“小魔术师长大了不爱吃西瓜了?那我去给你剥个橙子。”说着作势又要起身。
  
  “士谦!”王杰希也不管他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拉住他的手扯回了座位上:“你别瞎忙活,我要吃什么自己来。”
  
  “怎么就成瞎忙活了呢……”方士谦话语间似乎带着些委屈:“三年没见了,我给我的小魔术师弄个水果也要被嫌烦……”
  
  “士谦,我不是那个意思……”
  
  “哎,我就知道。”方士谦打断了他,继续自顾自地说道:“我的小魔术师长大了,翅膀硬了,能自己一个人飞了,就不需要我啦……”
  
  “我没有……”王杰希正要开口解释,忽然瞥见方士谦嘴角边的一丝笑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耍了,他哭笑不得道:“方前辈,方大神,你别闹了好吗?这还在复盘呢。”
  
  “那你吃啊!”方士谦说着又戳了一块西瓜送到他嘴边,“边吃边复盘,不影响!”
  
  王杰希眼神复杂地盯着那块伸到面前的西瓜看了几秒,最终只好伸手接过牙签道:“我自己来。”
  
  方士谦笑意盈盈地看着他吃完,一手接过那跟空牙签,另一只手不留间隙地又递上一块:“给。”
  
  王杰希被这殷勤的服务弄得十分头疼,一双大小眼中写满了无奈:“你真别忙了啊,说了我自己来……”
  
  “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方士谦一脸无辜地看着他:“提高效率。”
  
  这么大一块西瓜戳我面前晃来晃去哪里还有什么效率?王杰希内心无力地吐槽着。他看看屏幕上暂停着的比赛录像,又看了看那块西瓜,终于还是眼一闭心一横一口咬了下去。虽然被这样当成小孩子喂确实有点羞耻,但为了这种事情扭扭捏捏推来让去更不符合他一贯干脆利落的作风,眼前还是复盘更要紧,士谦也不是外人,就当是让着他一次吧,王杰希心里这么想着,也就没再反抗。
  
  不得不说,王杰希真是一个很擅长调节心态的人。当他把注意力集中到电脑屏幕上,眼中立刻就只剩下了这场刚刚结束的比赛。他用鼠标反复拖拽着进度条和角度,观察着屏幕上角色的走位和操作,一边把自己的思考和看法记录下来,还时不时地向方士谦询问几句建议。专注于复盘的他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方士谦每次递到他嘴边的西瓜,他都是下意识地张口咬掉,配合之默契,就好像多年前的魔术师与治疗之神在荣耀的赛场上那样。
  
  直到嘴角上传来异样的触感,王杰希才注意到那半个西瓜竟已被他在不知不觉中吃完了,而此时方士谦正拿着一张纸巾替他擦去嘴角沾上的水渍,看向他的眼神中满是温柔与宠溺。他呆了一秒,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此时的气氛有多么暧昧,脸色刷的一下直接红到了脖子根。他一把抢下那张纸巾:“我……我自己来!”
  
  方士谦也发现自己一时没控制好情绪,表现的有些露骨,连忙缩回了手,同时还不忘解释一句:“你……别介意,我就是看你两只手都在忙着……”
  
  能被称为魔术师的男人,当然不会迟钝到连那样的眼神都看不明白的地步。那绝不仅仅是在看一个亲密的朋友、一个关照多年的后辈,起码王杰希他自己从来不会用这样的眼神去看高英杰,无论他平时多么关心爱护那个少年。
  
  方士谦有些尴尬地坐在一边盯着自己的手看,像是要从手上看出个花来。别看他平日里嘻嘻哈哈没事总爱调戏一下他的小魔术师,可他知道王杰希都从来只把那些当做朋友间无伤大雅的玩笑,不会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今天他原本是打算先叙叙旧,营造一下旧友重逢的亲密气氛,然后顺水推舟表个白,就算被拒绝了,也能当做是半开玩笑糊弄过去,一觉醒来两人还是可以继续保持他们纯洁而深厚的友谊。然而他两次意外的真情流露,已经完全打乱了原先的计划,他相信他的小魔术师再迟钝也肯定能察觉到什么了。
  
  这种时候,一向乐观洒脱的方士谦竟然紧张了起来,就连当初站在总决赛的赛场上,他都不曾这般忐忑不安过。他知道以王杰希的个性,就算不能接受,也会体贴地考虑到他的心情,不会让他难堪,两人更不会弄到连朋友都没得做的地步。可无论如何,有些事一旦捅破,就不可能再回到原处了。这些年来他一直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这份感情,用他那随性而不羁的行事风格掩盖住自己的真心。他和王杰希之间的友谊,是他最为珍视的情感,他宁愿一辈子只做朋友,也不愿两人之间的友情有任何尴尬与隔阂。
  
  “士谦你自己怎么不吃,全给我一个人吃了?”
  
  等待中的判决并没有降临,不管王杰希是真没多想还是故意转移话题,这都让方士谦松了一口气。他镇定下来,如往常一样笑眯眯地朝他的小魔术师眨了眨眼:“因为我的小魔术师爱吃呀!还想吃什么?想吃夜宵的话我下楼去买,马路对面就有一家……”
  
  “士谦,你用不着……”王杰希神情有些局促。
  
  “我知道,我没有把你当小孩子。”方士谦打断他的话,似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口气把憋在心里很久的话说了出来:“我知道,杰希你早就长大了,成熟了,不需要人担心,也不需要人照顾。当年我还在的时候,你就早已可以独当一面,这些年我走了,你一个人在微草也做得很好。”他顿了一下,轻声叹了口气:“我退役这么久,比赛的事也帮不上什么忙,离开国内荣耀这么多年,小许小高他们的建议可能都比我的管用些……”
  
  “不,你的战术意识依然出色,对我的帮助很大。”王杰希严谨地插了一句。
  
  “喂喂这不是重点!”正在小心翼翼斟酌着措辞的方士谦被这么一打断,顿时觉得没了表白的气氛:“我想说,我就是想为你做点事而已。好了,我的小魔术师,告诉我,今晚还想吃点什么?”
  
  “不用……”
  
  “不是吧,这个机会都不肯给我?”方士谦抱着头往沙发上一靠,满脸忧伤地哀叹道:“我的小魔术师真的是不需要我了……”
  
  “不,士谦,我的意思是,我真的不饿……”差点就被感动了的王杰希此时看见这家伙连表白的话都还没说出口就这么快又原形毕露,只觉得好笑,不过他还是认真地说道:“你回来,我很高兴。”
  
  “真的?”正要装死的方士谦听到这句话立刻又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所以你是在说,你很想我?”
  
  王杰希低着头思索了一会儿,笑了一下:“可以这么理解,我的治疗之神阁下。”
  
  “哦天哪!”方士谦简直想冲下楼绕着宾馆跑十圈:“你刚才叫我什么?”
  
  “治疗之神啊?怎么?”王杰希不明白方士谦为何如此激动,虽然自己很少这么称呼他,但总是被他叫小魔术师,偶尔礼尚往来一下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吧?
  
  “不不不,再前面两个字!”
  
  “我……”王杰希忽然反应过来,有些别扭的转开了头,干咳了一声说道:“别闹了,继续帮我看看团队赛吧。”
  
  “乐意效劳!”方士谦要是有尾巴,此刻早就已经翘到天上去了。虽然谁也没把话挑明,但他的小魔术师这样的态度,给出的显然是他所希望的那一种答案。
  
  而接下来,两人一谈起荣耀,立刻都默契地抛却了各自的心事,正儿八经地分析起了比赛来。别看方士谦平时嘻嘻哈哈不拘小节,一旦专注到荣耀比赛上,到底是老资格的前辈,又当过副队长,有时说起话来还是十分严厉的。“这里太犹豫了,为什么不放弃治疗全力集火一枪穿云?”
  
  “确实,这里我太保守了。”王杰希并没有介意他的态度,点头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还有这里,你红血就红血,独活回来救什么?没看见他们牧师正落单吗?”方士谦的指节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仿佛回到了当年在训练室里复盘的情形。许斌要是在场,估计就要被他当面咆哮了。
  
  “是,他这里判断有误,我当时立刻让他转过去了。”王杰希也清楚地知道比赛中队友的失误,并没有为他们开脱。
  
  “嘿,这群小子,王不留行一死,他们倒是蹦跶开了。”看到年轻选手们在后面的出色表现,方士谦板着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意,指着屏幕乐了起来:“这一记暗夜斗篷神来之笔,很有你当年的风范啊。”
  
  王不留行被送出场外之后的战斗,王杰希没有亲历,之前在比赛席内用观众视角看的并不全面,此刻他也是仔仔细细地重新看了一遍。当再次看到高英杰刘小别掀起的那一波反击之时,他摇着头有些感慨又有些惋惜:“差一点啊……”
  
  “还是那句话,你在场的时候,他们太依赖你了。”方士谦简短地做了总结,回过神来后立刻放软了语气:“那个,杰希啊,我刚才不是故意要吼你的啊,你知道的,以前……习惯了……”
  
  “没事,听着挺亲切的。”

  方士谦也就是说说,知道王杰希不会介意。眼看时间不早了,他一把抢过了电脑:“行啦行啦,今天就到这里吧,快去睡。”
  
  听到这句熟悉的话,王杰希笑了。
  
  正在保存关机的方士谦投去疑惑的一瞥:“我的小魔术师想到什么开心事了?”
  
  “没什么,就是想起以前,你也总爱说这话。”王杰希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坐的有些皱了的印着王不留行的睡衣,笑着问道:“今晚睡你这儿,不介意吧?”
  
  卧槽?!方士谦先是惊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立刻乐得连嘴都合不拢了:“不介意不介意!当然不介意!”他原本还构思了一大堆理由想着怎么委婉地请他的小魔术师留下来,结果他居然主动提出来了,这节奏有点出乎意料啊?!
  
  “床你自己铺啊,我洗个澡马上就来。”方士谦合上电脑,收拾了衣服乐呵呵地冲进浴室,满脑子都是刚才他的小魔术师朝他笑的样子。妈的,白白紧张了这么久,早知道这么顺利,一开始就该说出来。他靠在浴室门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当他从浴室出来时,如他所料,他的小魔术师已经睡下了,整个人裹在被子里,只留下半个侧脸露在枕头上。
  
  “还没睡着吧?”方士谦走到他那半边床上躺下,顺手关掉了王杰希特地为他留的那一盏床头灯。
  
  “还没。”黑暗之中,即使只是轻声细语,也显得格外清晰。“好久没见了,随便聊聊吧。”
  
  “行啊,你想聊什么?”方士谦心里又是一阵激动,这是暗示他摊牌的意思吗?他嘴上应着,手在光溜溜床单上摸了一会儿,终于察觉到不对,他的小魔术师一个人把被子全都卷走了?
  
  “士谦,有个问题,我想跟你确认一下。”
  
  即使关着灯,方士谦还是能够从语气里想象出王杰希此时一本正经的表情。这么郑重其事该不会是战队的什么事吧?方士谦有些郁闷,这种时候难道不该是只谈风月不论国事的吗?“你说。”
  
  “你是不是想和我处对象?”
  
  方士谦顿时惊呆了,脑中闪过无数念头。为什么这句话会被他抢先说出来啊?为什么能够把这么浪漫的一句话说得这么简单粗暴啊?还有这种时候为什么还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啊?不对这些都不是重点。好在方士谦反应还算快,并没有愣太久,他咬牙一拍大腿:“没错,我就是想和你处对象,想很久了。处不处?”他一点也不想承认自己精心计划许久的表白最后居然变成了这么土这么没有情调的一句话。
  
  “行,那就处吧。”王杰希简单明了地给出了答案。
  
  多年夙愿得偿,方士谦说不激动是假的,可他总觉得这氛围怪怪的,好歹算是表白啊,这么浪漫的时刻怎么就被弄成了“吃了没”“吃过了”这样的感觉呢?
  
  方士谦正在这儿纠结着呢,就听到那半边床上传来略带笑意的声音:“士谦,你不冷吗?”
  
  冷啊,这不被子都被你一个人抢走……妈蛋,真笨死了。方士谦猛地一拍脑袋,对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智商表达了深切的鄙视。人都说谈恋爱会降低智商,果不其然。
  
  智商上线的他麻利地掀开王杰希身上的被子钻了进去,从背后搂住了他的小魔术师,满足地用下巴在他颈窝里蹭了蹭:“这下不冷了。”
  
  王杰希没有推拒,他拉过那只环在腰上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你刚才问,这里有没有你的位置。”
  
  “是呀,你可还没回答呢。”方士谦笑了笑,心想这才是应该有的气氛嘛。
  
  “有。你一直在这里,很久了。”王杰希叹了口气:“可你平时总爱开玩笑,我有时真不知道你哪句话是真。”
  
  “我对我的小魔术师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的。”方士谦放轻了声音,口中温热的气息吐在怀中那人的耳垂上,一字一顿说道:“方士谦,爱,王杰希。”
  
  王杰希只觉得从脸颊到耳根都烫的厉害,下意识地蜷起身子往那个怀抱里缩了缩,避开了耳畔那股令人心跳加块热气。他小声问道:“这次回来呆多久?”
  
  “你想我呆多久?嗯?”方士谦轻轻拿脸颊蹭着他的小魔术师的头发。
  
  “这是你的决定,我不会干涉。”原本旖旎的气氛,被这句严肃较真的话破坏的一干二净。
  
  “你呀……”要不是一只手还被王杰希抓在手里,方士谦真想扶额,他的小魔术师在这种问题上还真是够有原则的,当年他退役的时候,也是一句挽留的话也没说,现在又来这一套。他无奈叹气:“我说杰希,你就不能偶尔表示一下对我的留恋?好吧,我是想说,我这次回来,不走了。”
  
  “找到去处了?”王杰希无视了他的前半句话,直指问题关键。
  
  “嗯,回来给你们带孩子,已经跟经理谈过了。”
  
  “我没听说啊?”战队里重大的人事变动,一般都是会询问队长意见的,可他对此一无所知,甚至连方士谦回国的消息都没有得到。
  
  “之前你们在忙季后赛,哪能让你为这些事分心?我猜经理大概明天就会来找你说这事了。”
  
  “那你是准备管哪一块?是训练营还是网游?”
  
  ……
  
  治疗之神和他的小魔术师互相表白心意后的第一次同床共枕,就这样在战队事务的讨论中度过了。
  
  早上7点,手机闹铃准时响起,方士谦想要伸手去摁掉,却发现自己的一只手腕依然被王杰希紧紧地拽着揣在怀里。他只好撑起身子用另一只手勉强够到了床头柜上的手机关掉了闹铃。也不知是因为铃声响了太久还是被他起身带起的冷风激到了,王杰希动了一下,下意识地用力拽了拽了他的手,又弓起身子往后缩了一下,像是要寻找一处温暖的所在。
  
  这一瞬间,方士谦的鼻子有些酸涩。都说这样弯着身子侧卧的睡姿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那个独自扛着微草前行的坚强队长,他的倔强而又骄傲的小魔术师,此刻却像个无助的孩子,拉着他的手不放,留恋着他怀抱的温暖。又有谁知道,这具略显瘦弱的身躯,在这几年里独自承担了多少风风雨雨?
  
  方士谦连忙躺回被窝,将他的小魔术师紧紧拥入怀中,轻声在他耳边安抚般地低语:“杰希,我在,我不走。”像是听到了他的话,拽着他手的力道稍稍放松了一些,怀中的呼吸也趋近平稳。
  
  不知是因为劳心劳力了一个赛季终于得以放松下来,还是因为有方士谦在身边,平日里一向警醒的王杰希这一晚睡的特别踏实,眼看着快到集合时间了还没醒过来。方士谦这下就是再舍不得,也不得不硬着心肠把人摇醒了。
  
  从熟睡中被弄醒的王杰希倒没有什么起床气,第一件事就是看时间。“都8点多了?”他皱着眉问道:“我记得昨天调的7点的闹钟啊?”
  
  “看你睡的香,舍不得叫你,让你多睡一会儿,还困的话等会飞机上睡吧。”方士谦伸出空着的那只手抚上他的小魔术师的眉心:“别皱眉头,我最看不得你皱眉。”
  
  这样温柔的语调让王杰希脸色一红,他这才发现自己一只手里还拽着方士谦的手,该不会是就这样拉着他睡了一夜吧?这下他的脸更红了,赶紧放开了那只手,“别说这有的没的了,赶紧洗漱穿衣,9点要集合。”
  
  “好,你先回自己房收拾一下,我一会儿带早饭上去找你。”方士谦说着捧起他的小魔术师的脸,在他颊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吻:“早安,我的小魔术师。”
  
  “咳,别闹,那我先走了啊。”王杰希将自己的昨天的衣物收拾了一下抱在手里,飞似的逃出了房间。
  
  “啊,队长?你这是?”刚从一楼餐厅吃完早饭的高英杰正要回房,就看见他最敬爱的、向来严肃一丝不苟的队长穿着一身印有Q版王不留行的睡衣睡裤,抱着一堆衣物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哦,昨天没回来睡,我先收拾一下,等会儿去找你们。”王杰希淡定地交代了一句,就刷卡回了自己的房间,完全没有意识到他此刻这般衣衫不整的形象给他的得意弟子幼小的心灵造成了怎样的冲击。
  
  高英杰目瞪口呆地目送着自家队长回房,在门口愣了半天才想起来刷开自己的房门。他不是一个八卦的孩子,但刚才那个样子的队长实在是超出了他的认知世界,他只好带着不解与困惑把这一幕分享给了室友袁柏清。
  
  袁柏清到底比他多吃过几年米,又跟方士谦混过不短时间,脑子也活络些,稍微一想就明白了他们队长这肯定是刚从方神那儿回来。不过这里面的曲折哪能跟高英杰这纯洁孩子说?他轻轻伸手在高英杰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大人的事,小孩子别问这么多,就当什么也没看见。”
  
  你有比我大很多吗?高英杰有点委屈的想。不过事情关系到他最敬爱的队长,他还是点点头表示一定会守口如瓶。
  
  “杰希,杰希,开门啦!开门开门开门啦!”方士谦拎着早餐把王杰希的门铃按的叮咚响,一边还自带配音,好像生怕别人听不到。
  
  果然,几个队员纷纷闻声冒出头来,见是方士谦,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只有袁柏清一脸了然地打招呼道:“方神早啊!昨天睡得还好吧?”
  
  王杰希把始作俑者一把拉进屋,无奈道:“士谦你注意点影响,吵到别人了。”
  
  “没事,大家不都起了嘛。”方士谦把手里拿着的早餐在桌上一字摆开:“多吃点,别饿着自己。”说着他也不客气,自己先拿了个包子就着豆浆吃了起来。
  
  已经收拾利落的王杰希此刻又恢复成了平日里那个严肃冷静的微草队长,连吃包子的姿态都俨然透着那么一股队长的威严。方士谦在一边,回想起今天清早他的小魔术师抓着他的手靠在他怀里的那模样,简直就要以为那一切都是幻觉了。看着这鲜明的对比,他不由感慨地想,不管多么坚强骄傲的人,在睡梦中还是会暴露出脆弱的一面啊。
  
  见王杰希能把一顿早饭吃得这么没有情调,方士谦有心调戏一下,悄悄凑到了过去,把自己喝了一半的豆浆伸到他的嘴边:“咱们喝一杯吧?小魔术师?”
  
  “别闹,快点吃。”王杰希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到底还是凑上去抿了一口。这个动作……他忽然间想到了什么,微微笑了一下。
  
  “笑什么呢?”
  
  “想到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他还记得那次无意中在柳非电脑屏幕上看到的蓝雨正副队长靠在一起喝一杯奶茶的照片,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你在开玩笑吗?咱俩吃早饭,你居然脑子里还想着我大微草的那两个敌人?”方士谦高声表示了不满。
  
  “我是说,他俩好像也在处对象吧?”王杰希只是觉得有些神奇,当初争得你死我活的两支队伍,居然有这么微妙的共同之处。
  
  “这还用你说,他俩的事全联盟,啊不,全世界都知道好吗?”方士谦作为一个曾经的海外党,对王杰希的消息落后表示了不屑。
  
  “呃,有那么明显?”要不是无意从女选手群那里看到,王杰希还真没往那方面想过。
  
  “杰希啊,”方士谦忽然把脸凑近了他的小魔术师:“咱俩处对象的事,要不要说给大家高兴高兴?”
  
  “随你吧。”既然答应交往了,王杰希就没准备掩饰这段关系,反正身边的人迟早都会知道, 至于怎么公开,这种事方士谦肯定早就想好了,也用不着他操心。
  
  于是方士谦大大方方地搂着王杰希的腰上了巴士,又同样大大方方地搂着他上了飞机,惹得跟在后边的柳非尖叫着掏出手机狂拍不止。
  
  “柳姐,怎么一直在拍照啊?”高英杰依然不明所以。
  
  柳非一脸正色:“方神这么多年回来一次,当然要多拍几张留个纪念。”
  
  袁柏清又是拍了拍高英杰的头道:“小孩子别问太多。”
  
  飞机起飞后,高英杰从包里掏出一个平板,是他的队长上车之前塞给他的,说是方士谦前辈对微草这赛季每场比赛的复盘,没事的时候可以研究一下,有不懂的地方随时可以问他们。
  
  “哟英杰,在看什么呐?”坐在他边上的刘小别第一个凑了过来。
  
  “这是比赛复盘?卧槽!这么高大上,还带弹幕的?”另一边的袁柏清也颇有兴趣地凑了上来。
  
  “咦,这场不是咱们常规赛输给兴欣的那一场?”
  
  “啊,我只是……随便点了一场……”高英杰红着脸解释,他也不知这么鬼使神差第一个就点开了这场比赛。
  
  “快看看,快看看,我还第一次见到自带弹幕吐槽的复盘呢。英杰我记得你那次打的是个人赛啊?拉过去看看呢。”
  
  “这不是吐槽啦,是方前辈的点评……”高英杰把进度条拉到个人赛的第二场,那是他很长时间都难以忘记的一场比赛。屏幕上的字幕打了出来:兴欣,乔一帆,一寸灰。微草,高英杰,木恩。
  
  “哟,是打一帆的那场啊?”前排的柳非不知何时也把头伸了过来,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难怪英杰要看这场。”
  
  比赛开始,两人在公共频道的几句招呼也被显示在了屏幕上。这时一整屏五彩斑斓的彩色弹幕欢快地奔腾而过,从上到下都只写了同一句话:“你们是来打比赛的还是来调情的?!”
  
  “哈哈哈哈!”刘小别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你们是来打比赛的还是来调情的!”
  
  “我和一帆……才没有……”高英杰本来就脸嫩,此时连脖子都红了,急的几乎要哭出来:“方前辈怎么……怎么开这样的玩笑……”
  
  “不愧是方神,太懂了,我要给他点32个赞!”袁柏清也在边拍大腿边附和。 “哎哟!”他刚要摆个点赞的手势,脑门上就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
  
  纸团?袁柏清不明所以地捡起来打开,只见上面龙飞凤舞地写了三个字加一个感叹号:“都闭嘴!”
  
  方神?袁柏清颤抖着转过头去,就看到坐在后面一排的方士谦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而他们的队长王杰希此时正靠在他的肩膀上安静地睡着。
  
  所有人立刻识趣地安静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高英杰更是在心里向队长默念了无数遍对不起,而柳非则是捂着嘴偷偷地拿出了手机。
  
  方士谦见队员们如此乖觉,满意地笑了笑,伸手把他自己的那条毯子也盖在了他的小魔术师的身上。
  
  END

 

评论 ( 14 )
热度 ( 132 )

© 霸图的汉子 | Powered by LOFTER